马德兴:国安选帅 由以往追求"面子"到更注重"里子"

  稿件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国安选帅

  比利奇

马德兴:国安选帅 由以往追求"面子"到更注重"里子"

  面子里子?

  北京国安俱乐部1月6日通过官方社交媒体正式对外宣布,不久前刚刚从英超西布朗维奇队“下课”的前克罗地亚主教练比利奇将在新赛季担任主帅,双方签约两年。而前法国籍主帅热内西尼奥则正式宣告离队。这是继上港之后,步入新年之后第二家宣布新帅的中超球会。颇值得注意的是,从年前广州富力队传出有可能与克罗地亚人托米奇签约,到上海上港队圈定克罗地亚人莱科,再到此番国安宣布签下比利奇,虽然洋帅很有可能继续在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中扮演主导角色,但这些洋帅从西欧转向前南(更确切地说是克罗地亚),由东欧教练主导,某种程度上或许是中国足球“后金元时代”的一个重大变化,即由以往追求“面子”到更注重“里子”。

马德兴:国安选帅 由以往追求"面子"到更注重"里子"

  “金元时代”,中国足球在资本的疯狂介入之后,众老板们生怕外界说自己“不愿花钱”而丢了“面子”,因而在引进外教外援方面更注重的是“名气”,讲究的“大牌”,甚至到了自己加码、抬价的地步,因而给外界的印象就是“钱多人傻”,所谓“不求最好、只求最贵。”不管是外教还是外援,都是在比拼谁的身价最高,因而转会的“标王”纪录不断被打破。而一名在欧洲执教年薪过不了百万的教头,可以轻轻松松到中超挣上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欧元。

  而且,西亚“大佬们”开出的价码已经算“够大方”了,可以很容易给出3、400万欧元,但中超的俱乐部依然可以在此基础上翻番。最典型的就是江苏队所聘请的奥拉多尤,在阿联酋执教期间已经可以拿到350万欧,但江苏方面可以给出年薪800万欧,以致于连奥拉多尤本人在接受阿联酋媒体采访时都直言:“中超的条件实在难以令人拒绝!”至于像上港、国安这样的俱乐部开出的价码更是令人匪夷所思。因而,像贵州恒丰队如今官司缠身、被国际足联下令重金赔偿给西班牙外教曼萨诺这样的情况,可以说就是中国足球“金元时代”中老板们“有钱任性”的典型代表。重金的付出,为的就是“有面”、“有范”,至于最终的效果如何?似乎并非主要问题。像北京国安队最近几年花钱不可谓少,一个赛季甚至可以赶得上过去中信时代五六年甚至10多年所花钱的全部,但迄今为止依然无缘二度登上中超联赛冠军的宝座。

马德兴:国安选帅 由以往追求"面子"到更注重"里子"

  受到疫情的影响,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背后的母公司或母企业受到巨大的冲击而影响,加上去年底中国足协出台了一系列新政,全面实施限投限薪,如何在有限的资金与投入下实现效益最大化?这显然已经成为众多俱乐部管理者与经营者首先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了。说通俗些,就是各俱乐部现在都“没钱”了,要过“紧日子”了。说好听些、积极些,那就是现在的中超俱乐部在新形势下必须要考虑“性价比”问题了,甚至成为引进外教、外援过程中首要考虑的问题。这一点,实际上中国足协去年12月中旬出台了全新的限投限薪政策后,记者在分析“新政”可能对中国足球所带来的影响时就已经反复提及了。

  也正因为此,所以前面提及的三名新外援全部都来自克罗地亚,因为相比而言,前南教练、东欧教练的竞争优势就是“性价比”相对更高一些,要价更低一些。就以国安队宣布的新帅比利奇为例,在确定与其签约两年之前,国安俱乐部的心仪主帅是韩国全北现代队的主教练、葡萄牙人莫拉伊斯。后者在2019年、2020年率全北队蝉联韩国K联赛冠军,去年更是率队史无前例地率队成为了韩国的“双冠王”。在率全北队夺冠后,莫拉伊斯就宣布将离开全北队,据称当时就已开始与国安展开洽谈了。但最终之所以未能“牵手”,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莫拉莱斯的要价过高。这让国安不得不重新进行掂量。

马德兴:国安选帅 由以往追求"面子"到更注重"里子"

  相比而言,比利奇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赛期间曾与中国足协展开过商谈,并险些成为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而且过去几年也长期在英超执教,也有过执教克罗地亚国家队的经历,但报价却远低于莫拉莱斯。同样,港队原来的葡萄牙教练佩雷拉年薪超过千万欧元,而之所以选择莱科,除了后者在比利时安特卫普队执教期间相对较为成功之外,薪水要求也还不到佩雷拉的一半。

  “后金元时代”,“性价比”的做法本身并不是什么错,而且即便是“有钱”时,也应该是一个正常而合理的做法。但金钱冲击下的中国足球为了所谓的“面子”,往往顾不了“里子”。一个比较能够说明问题的是,最近几个赛季以来,中超外教中身价过千万欧元的有多少?而实际的带队效果又如何?老板们其实心里有数,但为了“面子”就只能是“打掉了牙也只能往自己肚子咽”。如今,追求“性价比”,恰恰是中国足球回归理性的第一步,追求“里子”也才更符合足球规律,因为某种程度上,薪水不高的教练未必不行,而薪水甚高的教练未必行。相信未来的中国足坛将更为“务实”。